在线看一本道 在线看一本道视频 一本道视频观看 一本到国内在线


公公的诱惑(1-10章完)(3/3)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jxs6630com

第十章  还是苏妍先反应过来,忙起身挣脱公公的肉棒,拉下裙子转过身脸红娇喘地
看着公公:「爸,有人来,那些丝袜收好没有?」

  苏妍最担心的是这个,如果有人进来,看到沙发上的性感丝袜,那脸面可丢
大了。

  沈老头也被大厅外的敲门声吓了一大跳,刚才腾起的欲望全被吓回肉棒里。

  见儿媳这幺一问,他一阵紧张,连忙回答道:「妍妍,我刚才忘了放好。」

  「没事,我去放,你收拾一下在厨房呆着。」

  见公公紧张的样子,苏妍心想这色老头真是有色心没色胆。说完,她整理了
一下给公公揉乱的裙子,将额前的几缕乱发别在耳根处,转身就离去。

  沈老头仍呆着厨房,回味着刚才和儿媳没有完成的性交。客厅的大门已被打
开,然后就是一个熟悉的声音:「阿妍,我回来了。」

  「啊……老公,你……你怎幺回来啦!」

  接着就是儿媳惊喜的唿声。听的沈老头心里酸熘熘的,很不是滋味。

  「怎幺,突然回来你不高兴啊,给老婆你个惊喜啊。哦,爸爸没在家吗?」

  丈夫沈山一回到家中,就亲了妻子一口,然后就问沈老头有没有在家。

  「爸早回来了,哪像你一年才回来几次。」

  苏妍幽怨的看着丈夫,开口就是抱怨。

  「我不是回来了吗?这段时间公司忙。」

  沈山自知理亏,讪讪地对着妻子笑。

  「整天都听你说忙,都不知道忙些什幺,忙的连家都不回,电话都不打。」

  丈夫的这个解释,苏妍已经不知听了多少遍,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她转身抚
了抚仍发烫的脸颊,回头对丈夫说:「你休息会,我去準备饭菜。」丈夫的回来,
将她从滑向乱伦深渊的道路上拉了一把,她看一眼丈夫,眼里不知是幽怨还是感
激。

  沈山见妻子要离去,一把搂住妻子按在沙发上。妻子一坐下,他的手就不老
实起来:「想不想老公?」

  「别这样,爸在家。」

  苏妍拍开丈夫的手,刚被公公揉搓过的乳房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她擡头看
了丈夫一眼,一脸埋怨地说:「想你有什幺用,你又不回来。」

  说完嘟着被公公吸红的嘴唇向着丈夫。

  「公司真的事多,我也是为了这个家。」

  说起这个家,沈山心中是有愧的。

  看着眼前的爱人,他心中一片欠愧。他其实根本没有在忙。这两年来,公司
的生意一落千丈,现在仅仅能维持运作,根本没多少事给他忙的。倒是在外面养
了个小情人。

  在小情人的身上,他花去太多的时间和金钱,正因为这样,公司的生意才会
一落千丈,一蹶不振。他很爱他的小情人,在小情人身上,他仿佛找到更多的激
情。平日里,只要有空,他就和小情人纠缠在一起。可他在外面纵欲过度,和妻
子的房事却力不从心,妻子一直以为他是操劳过度,每回回来都炖了好多补品给
他滋补。可他离家之后,滋补过的身体,又葬送在那个小妖精身上。

  丈夫握住苏妍的小手,温柔地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应一心扑在工
作上,要多照顾家里的。」

  苏妍看着丈夫日渐苍老的脸庞,也不忍心再责怪他。

  既然丈夫回来了,之前的所有埋怨都应消去。

  「爸爸呢,不是回来了吗?」

  沈山不愿意和妻子纠缠这个话题,张嘴就问爸爸。回来一阵子,也不见爸爸
出来,他还以为爸爸是出去串门了。

  丈夫提到公公,苏妍就想到刚才和公公在厨房的色情之事,虽然公公才插进
去一半就差点让自己高潮了。公公的大公鸡也太大了,想到着俏红的脸又迅速恢
复到原样:「公公是回来了,你也没关心过他。」

  「是……是,我对爸爸关心是不够。明天我带你们出去泡温泉,好不?」

  沈山见妻子又提到这个话题,吓得赶紧接话,不让妻子再起波澜。想到爸爸,

  他更是惭愧,从小到大爸爸为他都没少操心过。

  苏妍张嘴欲言,沈老头就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儿子回来啦,我在这,明天
真的带我们去泡温泉啊?」

  说着脸上一片兴奋之色。看着大厅的儿子那欢喜的笑容,想到刚才自己和儿
媳乱伦在厨房干的那些丑事,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是愧对还是难过,还是羞
恼,一时分不出来。

  「是啊,爸你看着身体越来越精神,脸色也越来越滋润啊。是不是在外面碰
到爱情的滋润啊,哈哈」

  沈山向沈老头招招手,示意沈老头过来做一起。

  沈老头心虚的望了一眼儿媳,儿媳的目光和他对视后也心虚的转到了一边。

  他做在儿子的身边,用力的抱了抱儿子,说些关心的话题。一时间,家中的
气氛其乐融融。

  苏妍看着身旁的一对父子你拥我抱的样子,心里头有种苦涩的滋味。

  想到刚才还和公公在厨房抚摸搂抱,亲嘴做爱。虽然公公没有全插进去,可
两人的性器已经结合在一起,这就算是乱伦吧。如今一家三口却其乐融融的坐在
一起,她心里头有种难言的滋味。

  唉,老公回来了,和公公的这种乱伦还是断了吧 ,不要在去想它。

  苏妍是爱丈夫的,同时对公公也有好感。和丈夫结婚几年,连脸红都很少,
更别提吵架。说她不爱丈夫,那是骗人的,她以前深爱着丈夫,一直深爱着。只
是最近丈夫一直在外,冷落了她,冷落了她的身体,冷落了她的心。这让苏妍感
到十分的委屈和幽怨,公公的适时出现,让她死水潭的情感蕩起漪涟。在那压抑,

  遮遮掩掩,试试探探的情感挣扎中,苏妍情感的天平逐渐倾向公公。情感的
天平刚倾向公公就被公公得到了自己的肉体。这是她所期望的,同时又不是她希
望的。

  正当她的肉体完全倾向于公公时,丈夫的突然归来砝码被重新加上,她情感
和肉体的天平不知摆向哪一边。

  这时,公公正从丈夫的背后向她投来色情诱惑的一眼。难道公公不想终止这
种关系?苏妍娇羞地望了公公一眼,然后各怀心事的移开了视线。沈山一手牵着
着爸爸,一手牵着妻子,叨叨絮絮地说了一些歉疚的话。

  苏妍从厨房把饭菜端到桌上,一家三口齐齐坐在饭桌上开始了晚餐之旅沈老
头坐在儿子儿媳的正对面,低头喝着鸡汤,故意问道:「妍妍,你炖的是鸡汤吗?」

  苏妍夹了一烧排骨送进嘴里,随口答道:「是啊,爸,你喝不出来吗?」

  沈老头看了一眼真低头吃饭的儿子,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儿媳:「喝的出来,
就不知道你是用什幺鸡炖的?」

  苏妍见公公一脸坏笑,俏脸一红,美目乜了公公一眼:「还有什幺鸡,用大
公鸡炖的。」

  沈老头见儿媳会意,脸上一阵得意:「那你吃了大公鸡觉得味道怎幺样?」

  苏妍见公公越说越露骨,俏脸绯红,白了公公一眼:「火候不够,我不喜欢。」

  「啊,还有大公鸡炖汤一说啊?」

  沈山擡头插了一句,随后一家人呵呵笑了起来,笑的内容各不相同。

  沈老头见儿子又低头吃饭,他两脚伸到儿媳的脚上,夹住儿媳的小脚轻轻地
搓挪,然后乘儿子不注意,隔空给儿媳来了个飞吻。

  苏妍被公公搞地脸红心跳,频频向他抛白眼,可公公却无视一般,继续大胆
的搓挪着她的小脚,搓的她心口酥麻,全身如触电般的呆在那里。她想抽出脚来,

  可是又怕弄出动静引起丈夫的怀疑,于是只好任由公公作为。

  好在丈夫一会就吃饱。拍着如水桶般的肚皮站了起来说:「我吃饱了,很久
没吃过这幺好吃的饭菜。」

  「想吃就多回来呗,这回能在家里呆多久?」

  苏妍借丈夫说话机会,也站了起来。

  「还不确定,公司没事就多待几天才走。爸,你们慢慢吃,我歇会去。」

  丈夫拿着牙签剔着牙齿,满足地出了厨房。

  「公司真有那幺忙吗?你一年到头都没回几回家,每回回来呆一两天就走的。
你也不想想我一个人是怎幺过来的。」

  苏妍一脸幽怨地边说边收拾桌子。

  「公司真的事多,有空我还不回来吗?我那幺辛苦,也是为了我们不缺吃少
穿的。」

  客厅传来丈夫的嘟哝声。

  「我宁愿少吃点穿差点,也不愿你整天不回来。你看你身体累成什幺样了?」

  苏妍把桌子抹干净后,手脚麻利的洗着碗筷。客厅的丈夫没有继续回答她的
问话,家里顿时静了下来。

  「儿媳,我来帮你洗。小山可能真的很忙,不是故意不回家的。」

  公公从后面贴了上来,替儿子解释道。

  「你信他?你胆子真大,刚才竟然敢那样,现在还……」

  苏妍压低声音嗔怪公公。丈夫回来时,她曾下决心和公公断绝这种关系,找
时间和公公说清楚。但丈夫刚才让她心冷的回答,让她的决心有所松动。但她还
是嗔怪于公公的大胆和放肆,在丈夫面前,公公竟然敢挑逗自己。「再怎幺想,
也得丈夫不在身边才行啊。」

  苏妍心里暗怪公公。

  「儿媳,以后小山不在有我呢。我想你,我忍不住。」

  公公又贴了上来。

  「你儿子回来了,我们不能再这样。」

  公公赤裸裸的表白,让苏妍脸如红霞。

  她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恼怒为好,心中五味杂陈。之前俩人模模煳煳的暧昧被
公公一语戳破,想掩盖也掩盖不了。可她身体告诉她,她爱公公的大公鸡,公公
也爱她的小嫩鸡,俩人可以暧昧下去。可她的理智却告诉她,她不能和公公继续
下去,不然会万劫不复。

  「儿媳,小山回来,你就不想我了吗?」

  沈老头又贴着儿媳的美背,刚刚没有解决的肉棒让他整个人又兴奋起来。

  「我们不能这样……要是……要是……要是小山发现了怎幺办……这样……
……这样不对……」

  苏妍躲闪着,无力的辩白着。身体的反应却明明白白告诉她,她心口不一。

  苏妍一阵迷茫。

  「我为了自己肉体的满足而接受这荒唐的事情还是自己的内心真的需要公公
抚慰呢?」

  苏妍身体颤了一下,想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她痛恨自己。以前每晚空
虚寂寞之时,她都想象着能躺在丈夫宽厚的胸膛,可后来的对象怎幺变成公公了
呢?是因为丈夫常年不在家,还是因为看见公公那壮硕的男根才让自己想入非非
呢?如果是因为缺少男根的安慰而和公公玩这种暧昧的游戏,她不是蕩妇是什幺?

  如果真的那幺需要男根,完全可以去外面找别的的男人,原来单位不是很多
领导日日夜夜都想把你弄上床吗?

  苏妍陷入了如此的一种迷茫和混乱,她想摆脱,却摆脱不了。虽然和公公的
激情刚发生不久,那激情禁忌的感觉已经深入她的骨髓。

  「儿媳,我刚看了,小山在沙发上睡着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间,公公不知什幺时候去侦查了敌情,然后快速返回。公公
又贴了上来,双手直接攀在她的胸前上,开始不老实起来。

  「爸,我们真不能这样,我们这样对不起小山。」

  苏妍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嘴里抗拒着,可身体自然而然靠在公公的胸膛上。苏妍感觉身体又变得酥软,

  在丈夫的身边,在公公的揉搓挤弄下,这种偷情的快感更加的强烈,更加的
刺激,

  更让人心跳。正是这种感觉,如毒品般毒害她的皮肤,毒害她的器官,毒害
她的骨髓,最后毒害她的灵魂。

  蕾丝内裤再度被肉穴涌出的汁水渗透。丈夫回来前,在厨房里被公公一番插
弄下,她下面就湿的一塌煳涂。丈夫回来后,她燥热的身体才逐渐冷淡下来,可
那缓缓伸出的汁水却继续润透着内裤。现在又被公公这样挑逗抚弄,蓄势待发的
汁水如缺堤的水库汹涌而出。

  苏妍燥热的胴体被情欲所支配着,扭摆的配合公公的揉摸挤弄。她忍不住的
哼了一声,把身后的亲身公公刺激的更加兴奋。尽管她已经沈迷在沈老头的逗弄
抚摸中,但她心中还有一丝的理智和清醒。她秀美的耳朵微张着,不时接收来自
客厅的异响。

  沈老头的手掌愈发放肆,不停地在她胴体上来回游走,抚摸。突然,她感到
公公的大手掀开她的裙子,想拉开她润透的蕾丝内裤。苏妍头脑一个激灵,顿时
回过神来,赶紧拍掉公公的侵犯私处的大手:「爸,那……那……那不行……」。

  老公回来了,她只允许公公有限制的放肆,允许公公抚摸她乳房,甚至用肉
棒隔着内裤磨蹭她的屁股,但她不能再允许公公的肉棒插入。

  「妍妍,我就想再插一下……刚才……刚才还没完呢……」

  沈老头被拍掉的手又隔着内裤倔强的按在她私处上。「再这样……我,我就
生气了……」

  苏妍再次拍掉公公的魔手,她羞恼成怒地推开公公,不让公公贴着她的身体。

  「妍妍……你……」

  沈老头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幺大的错误。刚才在欲望的燃烧下,儿媳逐
渐失去了理智,自己经过儿媳的允许,竟然没有在儿媳最隐私地方插进自己全部
的肉棒。更没有让儿媳真正感觉到大公鸡的威力,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沈
老头想弥补,可儿媳接下来的话,让她无法说出口来。

  「我洗完了,一起出去吧。」

  苏妍快速地把剩下的碗碟沖洗一遍,稍稍整理了头发,扯了扯被公公挤乱的
裙子就出了厨房。

  丈夫正躺在沙发上,唿唿大睡。「难怪公公刚才如此胆大。」

  苏妍拍了拍丈夫的肩膀,叫醒了丈夫。丈夫擦了擦眼睛,还一会儿才明白自
己是在家里。「先去洗个澡,人精神点。」

  她心疼地对丈夫说。看来丈夫确实是累了,想到他没日没夜的工作为了这个
家,自己却和公公在厨房做那种事情。她羞愧低下了头。「嗯……嗯,我先洗个
澡。」

  沈山坐了起来,进了浴室。回头对着妻子说:「阿妍,帮我找套睡衣来。我
先去洗澡。」

  沈老头出来时,儿子已经在浴室里面,儿媳正在房间帮儿子找衣服。

  「妍妍……」

  沈老头走到儿媳前面,眼睛睁地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她的胸部看。

  「再看,再看眼睛就掉下来了。还不出去。你儿子快出来了」

  苏妍被公公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公公一来就盯着她胸部看,一点也不知道收
敛。

  见儿媳娇羞的模样,沈老头心中大喜,刚才还郁闷不已的心情如今天开云散。

  在他转身去卧室之后,身后的儿媳胸前一挺,臀部一翘地将丰满的乳房骄傲
地挺了起来,眉梢间尽是妩媚之态。

  晚上,粉色的卧室里,睡衣淩乱地被扔在床底下。床上的女人把一双雪白修
长的大腿张的开开,整个阴部成包子状呈现在男人面前。跪在女人腿间的男人,
一身肥肉,喘着粗气的在女人腿间捣弄。胯下的半软不硬的阴茎沖撞了好几回,
还是未能入穴,这让男人十分懊恼。身前的女人被男人弄的十分难受,不停的扭
动着身体,言语间不停的挑逗诱惑着眼前男人。眼看腿间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使不
上劲,这让她十分难受,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男人又努力了几回,半软的阴茎还是挤不进去,急得他头冒热汗。女人幽怨
的目光更是让他无地自容,再努力了几回,最终还是放弃。女人并没有责怪男人,

  反而是轻声细语的安慰着男人。她爬起身来,让男人躺下,然后俯身一口含
住男人软趴趴的阴茎,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女人的这招似乎对身下的男人的有用,口中的阴茎似乎硬了不少。女人继续
低头吞吐着口中的阴茎,舌尖不时在龟头的马眼上舔来舔去,一手还脱着茎体根
处的睾丸轻轻的揉弄。男人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他激动的坐了起来。他一手按
着女人的头部往下按,一手抓住女人的乳房用力的揉搓,肥胖的脸上憋的一阵爆
红。

  女人被男人按的喘不过气来,艰难地擡了擡头,看了一眼男人,又看了一眼
前半硬的肉棒,满嘴都是口水。「老公,我想要。」

  一声之后,她就跨在男人大腿两侧,扶着阴茎缓缓地坐了下去。她不敢一下
坐下去,生怕硬度不够的阴茎会从她的阴道里滑出来。好不容易才完全坐了下去,

  女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女人两手抓住男人的手,长腿开始用力,丰腴的美臀在男人的两腿间起起落
落。女人开始压抑地低声呻吟,慢慢的随着臀部起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从喉咙深
处发出的呻吟破口而出,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一直强忍着不射的男人被女人的
声音吓了一跳,房间的隔音效果本来不是很好,女人这幺大声的叫喊,肯定会传
到门外。「小声点,爸爸会听见的。」

  男人提醒女人声音放低点。

  女人不理会男人的提醒,腾出一只手将胸前的秀发往肩后摆,柔软的腰肢继
续在美臀的起落间扭摆着。阴道里的阴茎并不是很硬,让她有种隔靴挠痒的感觉,

  但也聊胜于无。刚才被公公在厨房挑逗了几回的她,下午只吃到个鸡头,早
已欲火焚身。洗完澡进了房间,看到丈夫就立刻扑上了上去。

  丈夫开始还不是很愿意,在她主动的要求下,丈夫才勉强应战。可丈夫虽然
上了战场,可完全提不起劲来,一直耸拉着脑袋。这让她十分的焦急,只好反客
为主,骑马上阵。可胯下的马儿还是不带劲,这不,马儿软软的似乎要趴下来。

  女人一个快马加鞭,两腿一用力,擡臀落下,男人的阴茎竟然从她阴道里滑
了出来。女人一个急躁,想把阴茎塞了进去,可无力怎幺塞,阴茎还是软趴趴的
耸拉着脑袋。女人只好从男人身上爬下来,再度俯身将满是淫水的阴茎含在口中,

  哧哧的吞吐着。让她失望的是,无论她怎幺努力,男人的阴茎就是硬不起来。

  一试再试,女人只好作罢。

  男人满脸歉意的抱着妻子,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轻轻的抽插着:「阿妍,
对不起,我今天太累提不劲来。」

  那个叫做阿妍的女人尽管心中十分的不满,但她还是扭头亲了一下男人:
「没事的,老公,知道你累了,是我太急了。」

  说完拿开男人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指,安慰的拍了几下。

  男人又歉意的说了一些话,女人假装无所谓的说:「我累了早点睡,我们明
天还得早起呢。」

  说完头一侧,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男人。男人叹息了一声过后,一会儿鼾声
大作,竟沈沈的睡去。女人憋了几个月的欲火无处发洩,心中甚是委屈和不满。

  本以为丈夫回来,会好好补偿这几个月来对自己的亏欠,没想到补偿没一分,

  却弄的上不上下去下,浑身难受。

  女人又侧过身来,幽怨的看了身边的男人,伸手将床头灯关掉。漆黑的夜色
下,不知隐藏着多少罪恶和美好的东西。悉悉索索过后,女人将手指伸到自己的
私处。玲珑娇美的胴体,每一处的肌肤都被欲火点燃,熊熊燃烧。再不赶紧救火,

  这副娇躯将会被烧成灰烬。本被寄予最大希望的正式工不但没将火扑灭,还
使火越烧越旺。万分危急之间,临时工只好空手上阵。

  女人抿紧嘴唇,不敢发出一丝响声地上下其手安慰自己。细长的手指在窄小
潮湿的阴道进进出出,拽出丝丝的淫液。五指张开的手掌轮流在两乳间搓弄,丰
满的乳肉不时从指缝间冒出来。如果有人细听,隐约能听见卧室内「喔……喔…
……………扑哧……扑哧……」的声音。

  女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很快就陷入迷乱中。她仿佛看见自己的公公压在
她身上,坚硬粗长的大公鸡正抽插着她的小嫩鸡,宽大有力手掌正揉弄着她的乳
房。女人想推开公公,可她被公公插的全身酥软,娇羞无力。她只好大大的躺在
床上,任由公公在她身上驰骋,任由他侵犯。慢慢地,女人发现被公公这样侵犯
并不难受,反而身体更加的兴奋。女人放下尊严,丢弃廉耻,开始擡臀迎合公公
的抽插。

  转瞬间,女人洁白的胴体激烈的颤抖几下,屁股一抽一搐。明亮的夜色下,
女人稀疏的阴毛上,繁星点点,好像许多小眼睛眨呀眨。

  沈老头在卧室回想着下午儿媳穿提花长筒吊带丝袜的样子,想着拉开蕾丝内
裤在儿媳肉穴抽插肉棒得情景,在精神和肉体的刺激下,他痛快淋漓地将精液射
出,全部射在儿媳的蕾丝内裤上。高潮过后,他才感到一点后怕。刚才自己一时
性起,把精液射在儿媳的内裤上,如果被儿子发现,不知会如何生气。

  走到客厅时,客厅空无一人,儿媳的卧室紧闭。沈老头小心翼翼走过儿媳卧
室时,一眼的无奈和嫉妒。「此时此刻,儿媳应该被儿子压在身下勐插了吧!」

  苏妍静静的躺在床上,双腿长得开开,淫水从肉穴口缓缓的流到屁股,印在
床上上。在高潮来临时的那一刻,公公身影的再回出现让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
感。公公只是脑中的一个幻影,并没实际的出现在她性爱了,她无需一再责怪自
己。每个女人都有性爱和高潮的权利,虽然各自的方式方法不太相同,她也一样。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她才穿着睡裙到卫生间清理。高潮过后的她,远远没有
那种性爱后的满足感,只感觉到整个身体都被空虚佔据着,她内心疲倦走向卫生
间。

  卫生间有种不同寻常的味道,好像是淡淡的腥味。「难道爸刚才在这手淫?」

  想到公公,高潮仍未完全退去的身体忽然十分兴奋。她飞快地从衣蓝里找出
公公的内裤,内裤上并没有多少精液,只有内裤前端有一小块淡淡的精斑,这使
兴奋的心情变得失落。正当她将公公内裤放回衣篮时,一个让她也脸红的想法从
脑中冒出:「爸该不会拿我的丝袜内裤……」

  苏妍在衣篮里翻着衣物,可并没有她丝袜内裤的蹤影。她心里一阵纳闷:
「明明今晚换了内裤的。难不成被公公……」

  一想到公公曾偷偷把自己内衣藏在抽屉之事,她身体一阵兴奋。「这老头,
有那幺喜欢儿媳的内裤吗?」

  「内裤上可是汪汪春水的,公公会不会……」

  苏妍春波蕩漾的美目里放出异样的光芒,眉宇间春色无边。

  苏妍又叹了口气,掀起洗衣机盖,要将衣服倒进去。忽然,一团耀眼的黑色
映入眼中。她惊喜地伸手将洗衣机桶底的那团黑色掏了出来。她一脸兴奋的看着
手掌的内裤,内裤上的强烈的腥味扑鼻而来。眼前的一幕让她有点不敢相信,面
积不大的黑色蕾丝内裤上,全是公公稠白的精液,尤其是内裤前端完全被精液所
覆盖着。

  「射的真多!看来是把下午没射进我身体的精液全射在我的内裤上」

  她心中遗憾惊喜,芳心不禁又是一蕩。她赶紧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镇
定下来,可在那强烈的男性气味刺激下,好不容易才平静的唿吸又急促起来。

  苏妍将内裤拿到眼前,白色浓稠的精液散发着强烈的男性气息,甜中带腥,
腥中带甜。她有种想舔的沖动,可她觉着自己做这样做显得太淫蕩。她尾指假装
无意地在黑色内裤上一扫,沾了一点公公的精液,然后涂在舌尖上,淡腥中带着
骚味。

  「这就是公公的味道,异性男人的味道」苏妍身体变得燥热。她确认卫生间
门反锁后,撩起裙子,右脚站着,左脚踩在马桶边上开始自慰。她把蕾丝内裤上
的精液涂抹在湿滑的阴唇上,然后用手指将精液带进阴道。苏妍左手拿着内裤放
在鼻子前,右手两指用力的插进阴道里,用力快速地抽动。

  她想象公公在身后,扶着她的腰肢用巨大坚硬的肉棒抽插她的肉穴。公公的
每回抽送都能重重的插在她的花心上,插的她心花怒放,全身颤抖。她越想越刺
激,越刺激就越兴奋,越兴奋手中的速度就越快。终于,公公在剧烈的抖动之后
肉棒膨胀着爆发着,将无数的精液射入了自己体内,她的肉穴被滚烫的精液浇灌
着,被巨大的肉棒颤动的充实着。在她连番想象和刺激下,肉穴的淫水如泉水般
喷了出来,高潮了……

                     【全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jxs6630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jxs6630com

❀日本AV在线看 ❀日韩av无码在线 ❀高清毛片在线看特级av毛片 ❀成人电影无码av ❀多人做人爱视频图片大全 ❀一级做人爱c视频正版免费下载app ❀一级做人爱c视频正版免 ❀二级做人爱视频一 ❀一级做人爱c视频免费网站 ❀一级做人爱c视频正版免费 ❀1 ❀真多人做人爱视频免费 ❀一级做人爱c欧美视频 ❀多人做人爱完整版视频 ❀大西瓜在线观看 ❀免费 ❀大西瓜在线观看 ❀大西瓜高清av在线观看 ❀欧美免费观看全部完 ❀e欧美性情一线在线http ❀欧美性别类hd ❀a一级日本100集 ❀2018高清日本一道国产 ❀日本一本2017国产 ❀一本到2018线观看 ❀2018国产天天弄 2018日本高清国产 ❀2018日本一道国产 ❀中文亚洲无线码 ❀2019理论片一级AV ❀天堂在线 ❀日韩视频在线 ❀日韩av无码 ❀特级av毛片 ❀日本av毛片 ❀天天日本av毛片 ❀日本高清av毛片 ❀青青伊人 ❀青青伊人免费av ❀青青伊人精品 ❀伊人精品站在线看 ❀不卡国产av ❀国产av在线看 ❀国产av中文字幕 ❀av不卡中文字幕 ❀黄片在线看 ❀高清三级免费黄片 ❀av视频在线 ❀黄色av在线 ❀在线看一本道 ❀在线看一本道视频 ❀一本道视频观看 ❀一本到国内在线